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酒后乱性的少妇
酒后乱性的少妇
极寒北地
  一名青年穿着大元帅服,手持钓竿,静坐于冰川上,身体早已落满了积雪。
  “陈先生,大首长爱才,希望你可以回华夏做事。”一群人穿着军装,静静的看着青年。
  青年仿佛一座雪雕。
  陈思梵,京城财团陈家独生子,本来衣食无忧,有着疼爱自己的父母,漂亮的未婚妻。
  十年前他父母被人陷害,欠下巨资,他永远都忘不了,父母当时是怎样被人逼死的。
  他家里的亲戚们更是不堪,不想着为他父母报仇,而是疯狂瓜分家里财产,只想着怎样据为己有。
  他去联姻的慕家苦苦哀求,直接被慕家赶出家门,甚至给了他一纸退婚书。
  他在慕家的门口整整跪了三天。
  渐渐的,他的心凉了。
  看到了亲戚们的丑态,人情冷暖,他对这个世界彻底的绝望了。
  他去国外当了佣兵,一心求死,却没想到十年浴血奋战,不但建立不朽功业,还积累下亿万美元财富,成为雇佣兵之王。
  只陈思梵一个名字,便是很多人噩梦般的存在。
  最近一年,北美命他对付华夏,他怎能迫害自己热爱的祖国,于是被定为国际十恶不赦罪犯榜首,躲在西伯利亚垂钓静心。
  “大首长有心重用你,难道你不想回国建立一番功业,为国家贡献出自己一身才华吗?”为首者急了。
  陈思梵依然不动。
  华夏,这美丽的国家已经不适合他了。
  五年前他回国报仇,率领手下几乎踏平仇人山庄,眼看着要将仇人手刃时,华夏出手拦下了他。
  华夏是讲法治的,他早已经满手鲜血。
  他没法回到华夏,想到害死父母的仇人依然逍遥法外。他也看不了那些吃里扒外的亲戚,他怕控制不住自己。
  杀心一起,便是人间炼狱。
  “如果是因为她呢?”为首者拿出一张照片。
  陈思梵终于动了,身上皑皑的积雪现出裂痕,一双冰冷的眸子投了过来。
  “她等了你整整十年,即使慕家与你退婚了,她依然在等着你。这几年她过的很不好,慕家破产了。”
  “她是我青梅竹马的妹妹啊。”陈思梵发出一声叹息。
  他缓缓站了起来,手中的钓竿牢牢拖着紧绷的鱼线,“我愿意和你们回华夏,也愿意为你们做事。只是如果我再报仇时,你们不能拦我。”
  “我可以和你们约定,绝不杀人,只把他们打成半死………”
  哗啦一声,陈思梵将手中的钓竿轻轻一扯,一条数十米长的大鱼狠狠撞破冰面,带着满身晶莹的海水飞了出来………
  三天后,华夏。
  楚州,陈思梵的故乡。
  他站在天龙集团的门口心里充满了感慨。
  这是他父母白手起家时辛苦创立的第一个公司,也是以这个公司为跳板,他们一家搬去了京城,最后商业帝国一夜崩塌,他父母永远留在了商界。
  这公司现在的老板叫林虎,当年是他家的司机,十年前他父母被人逼死,他回楚州向林虎求助,林虎不但霸占了他家公司,不向他伸出援手,还狠狠赏了他一巴掌。
  十年过去了,他依然忘不了那种感觉。
  走进公司,两名体格壮硕的保安拦住了他。林虎不是什么好人,这两名保安也是一脸吊儿郎当。
  他们打量着陈思梵身上廉价的运动服,冷冷的问道,“干什么的?”
  “我找林虎。”陈思梵淡淡的说。
  “臭屌丝,就凭你也想找我们老板?”一名保安眼中露出惊讶。
  “你吗的,你是什么东西?也敢直呼我们老板大名?”另一名保安一脸凶狠。
  “你们敢骂我母亲。”陈思梵眼神冰冷。
  “就骂了……”
  啪的一声,陈思梵一巴掌赏在了骂人保安的脸上,那保安原地转了七八圈,嘴里飞出两颗槽牙,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。
  另一名保安看见陈思梵竟敢打人,脸上现出怒容,大骂一句便向陈思梵打来。
  砰的一声。
  陈思梵只抬脚轻轻一踹,那保安顿时狠狠飞了出去。
  大厅里还有着不少保安,他们看见同伴被打,赶紧一窝蜂般涌了过来,陈思梵面无表情,一把抱起面前重达一吨的安检机器,向人群狠狠一扔。
  轰隆一声巨响。
  当人群躲开,漂亮的大理石地面被陈思梵砸出一块蛛网般的大坑。
  保安们纷纷脸色煞白,再也不敢向前。
  “废物。”陈思梵发出一声冷哼,径直走进了电梯。
  一路到十九楼,陈思梵走进了天龙集团老板的办公室。踏进办公室的刹那,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。
  难过的情绪铺天盖地般向他袭来。
  一晃十年过去了,这里的摆设几乎没变,上百平的办公室中,摆放着他父亲当年精心选的书架、沙发和办公桌。在办公室的一角摆着黄花梨茶盘,那是他父亲当年最风光时慕家送的。
  在办公桌后,坐着一名满脸横肉的中年人。一名穿着包臀裙,玉腿细长的美女正惊讶的看着他。
  这中年人便是林虎,陈思梵家里当年的司机。
  “陈阳?”林虎眼中露出了诧异。
  十年前,他的名字还叫陈阳。
  “你居然还没死?”林虎燃起了一支和天下香烟。
  “是。”陈思梵说。
  “真是稀客,一晃十年没看见你了,我还以为你死了呢。”林虎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。
  “林叔你好,这天龙集团是我家的,当年我父母被人逼死,你欺负我年弱,强行霸占了我家公司。现在华夏请我回来了,我希望你将这公司还给我。”陈思梵说。
  “你知道吗?这小子当年废物的像条狗,在学校总被人欺负,还得我这个当叔的给他出头。要不是他爸妈有钱,早就被人打死了。”林虎自动屏蔽了陈思梵的话,笑着向身边的美女看去,“这废物,我还以为他没有爹妈养着,已经在外面饿死了呢。”
  “那他现在来干什么?”美女问。
  “估计是捡东西吃活不下去了,过来要饭了吧。”林虎舔了舔嘴唇,脸上露出坏笑。
  美女看一眼陈思梵帅气的面孔,捂着嘴巴偷笑。
  陈思梵的眼神始终平静。
  “把这钱给他,让他滚。”林虎从抽屉里拿出一小沓钞票,交给身边美女。
  “小帅哥,我们林总说了,让你滚。”美女笑着向陈思梵走来。
  这美女的手很漂亮,纤细洁白,长长的指甲上镶满了漂亮的水钻,她手里的钞票薄薄的不到一千块钱,塞进了陈思梵的口袋。
  陈思梵如今已经是雇佣兵之王,私人武装三十万,每年耗费的军费数额大得吓人。
  若不是他得罪了人,被通缉,每年赞助的军费就能拿到数百亿。
  陈思梵感受着美女的手从他口袋里拿出来。
  依然双眼平静的站着不动。
  “他只是个废物啊,和他这么客气干什么?”林虎脸上露出不耐烦,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小沓钞票。
  便大步向陈思梵走来,他将钞票狠狠甩在了陈思梵的脸上,“要这样给他钱,懂不懂?”
  “臭要饭的,赶紧滚!”林虎对陈思梵发出一声大吼。
  吐沫星子几乎喷在陈思梵的脸上。
  林虎当年在陈思梵家当司机时就不是什么好人,长得体格壮硕,满脸凶狠,喜欢和很多混混称兄道弟。
  后来听说陈思梵的父母被人逼死,直接就夺了陈家的公司。
  现在他穿着花衬衫,套着西装马甲,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,衬衫下强壮的小臂隐约露着一条纹身。
  “林叔,请把我家的公司还给我。”陈思梵没看地上的钱,依然静静的说道。
  “你有病吗?你是不是油盐不进,在外面混的不行,穷疯了?”林虎脸上露出了不耐烦。
  便看了看自己蒲扇般的大手,林虎由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,“废物,忘记我十年前是怎么打你的了?”
  “我没忘记。”陈思梵说。
  “小帅哥,赶紧走吧,虎爷可不是你能招惹的人。他现在是楚州首富,黑白两道通吃。”美女站在一边说。
  三个人在办公室站着,门外突然走进来一大群人。
  这群人西装革履,手里拎着笔记本电脑和各种文件,才走进来便把电脑连上了电,将一份份文件摊在了办公桌上,认真的核对起来。
  看见这群人,林虎吃惊的问,“徐行长,您怎么来了?”
  “李副行长,你们也来了?”
  “天龙集团在你手里经营不善,欠债五十亿。这位陈先生已经和市首打过招呼了,他会为你们还债,接手你们的天龙集团。”徐行长面无表情的说。
  “啥?”林虎眼神发懵。
  林虎不懂得做生意,十年前拿下了陈家的公司后,便将陈家的公司挥霍一通。账面上的钱早就空了,他这些年一直靠贷款支撑。如今陈思梵回来了愿意为他还债,市里自然支持。不然天龙集团会在林虎手里破产,不但几十万人面临失业,整个楚州的经济也会受到影响。
  当市里几个大银行来的行长清点债务时。
  林虎眉头紧皱。
  “不可能,陈阳是个废物,他没有爸妈什么都不是。他这些年不是一直在要饭吗?他怎么可能还得起公司的债务?”
  “徐行长,你们不要开玩笑了,这小子还不起钱的。”
  “虎爷,他不会真能还起钱吧?”美女站在一边紧张了。
  “不可能,他肯定还不起钱。天龙集团欠了几十亿啊,几十亿是那么好赚的?如果他能还起钱,我把这办公室的地板舔干净!”林虎咬着牙说。
  “陈先生,天龙集团的债务已经清点好了,请你过目。”徐行长交给陈思梵一摞厚厚的文件。
  “不用看了,这是五十亿支票。”陈思梵说。
  “好,从今天开始这公司就交给你了。你是市首信任的人,希望你可以将这家公司做好。”徐行长轻轻点头。
  “谢谢你。”陈思梵与徐行长握手。
  “林总裁,从现在开始,天龙集团已经不属于你了,请你立刻离开。”徐行长又向林虎看来。
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?”林虎咬着牙。
  他向陈思梵看来一眼,又看看几位行长,狠狠挠了挠剃的光头,又扯开了领带,“这小子以前是陈家的废物啊,他怎么可能拿得起五十亿?”
  “你们是合起伙来耍我的对不对?”
  “林总裁,你这十年生活的太好了,大鱼大肉吃多了,脑袋有点不清醒了吧?”徐行长冷冷的看着林虎,“天龙集团的事,我们早就跟你说好了,如果你还不起钱,会交给别人接管。之所以一直给你贷款,是怕这楚州第一突然破产,对百姓们产生影响。”
  “我们都是国家工作人员,闲的没事和你开玩笑?”
  “这小子很穷,他不可能还起钱的。他拿的支票是假的,肯定是一张废纸,你们好好验过他的支票了吗?”林虎问。
  林虎这十年欠债不少,只要陈思梵接手了天龙集团,他便要一无所有了。
  没有天龙集团,他以后再也没法向银行贷款挥霍了。
  他很不甘心,不相信陈思梵这种废物,能拿出五十亿的巨款。
  “你吗的,你是不是做假支票骗人?你知道做假支票骗银行是什么罪吗?”林虎突然向陈思梵看来。
  “你骂我母亲。”陈思梵的眼神冷了。
  陈思梵从小富贵,十八岁时家道中落,人情冷暖,世间百态,他经历的太多,心里早就平静的犹如死水。
  只要不被人问候父母,他的情绪很难产生波动。
  今天他已经不止一次被人问候母亲了。
  “兔崽子,就骂你母亲了又怎样?难道你不是垃圾,不是废物?天龙集团欠的可是五十亿,得是什么样的人物能拿出这么多钱?”林虎大吼。
  陈思梵不说话,几位行长全都露出了复杂的眼神。
  “兔崽子,赶紧给我滚,这天龙集团是我的!”林虎继续向陈思梵大吼。
  陈思梵握住了林虎指着鼻尖的食指。
  “你干什么?”林虎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  便轻轻一扭,林虎从食指到整条手臂顿时发出噼啪脆响,他的食指和整条手臂犹如麻绳般变得狠狠扭曲。
  筋骨寸断。
  “啊!”林虎发出一声惨叫,痛苦的倒在地上流出了泪水。
  他痛的几乎无法呼吸,躺在地上捂着被废的手臂不断打滚。
  一边的美女花容失色。
  几位行长不说话。
  陈思梵面无表情的走到办公桌前,以手轻轻抚过平滑的桌面,心里渐渐现出父母的影子。
  他这算是为父母报仇了吗?
  他等这一天等了十年。
  终于夺回了父母辛苦创立的公司。
  “报警,快报警。”林虎依然躺在地上,痛苦的捂着被陈思梵扭断的手臂,“这小子竟然敢扭断我胳膊,他这是故意伤害了,得报警把他抓起来。”
  “好……”美女脸色发白,小心翼翼的向陈思梵走来。
  她拿起了桌子上的座机电话。
  “不用了。”陈思梵轻轻按住了电话。
  “你干什么!”美女发出一声尖叫,心里怕陈思梵怕的厉害。
  “如果报警的话,楚州最高执法部门长官应该是我。”陈思梵由身上拿出一份证件,轻轻放在桌子上。
  “我叫陈思梵,是你们楚州卫戍司令部总长,级别少将。”
  还没等美女和林虎明白怎么回事,一群人穿着警服走了进来,“林虎,你涉嫌商业诈骗,勾结涉黑涉恶人员,纵容手下欺负百姓,我们已经调查你很久了,请你和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  “陈长官。”为首一名警员向陈思梵敬礼。
  “你好。”陈思梵站起来,回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  他是一名兵王,从现在开始已经正式回归华夏,为华夏做事。
  无论是他的一身本事,还是作为军人该有的素质,都是世界一流水准。
  他从不欺凌弱小,如果林虎不是连续两次问候他的母亲,他也不会大动肝火废了林虎一条手臂。
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林虎还躺在地上一脸的懵。
  “和我们回去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有警员将林虎带了起来。
  陈思梵燃起一支香烟,看着办公室里的摆设静静的发呆。
  美女还没走,看着这眼神冰冷,一脸无害的青年,心里怕的厉害。
  她叫季洁,去年来的公司,被林虎相中美貌,让她做了身边的秘书,在公司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
  现在林虎犯法被抓,她估计自己也要走了。
  她不知道陈思梵是什么人,心里猜测可能是某个没听说过的大人物,看了陈思梵几秒,在心里叹口气,能成为这种大公司的秘书不容易,但换了老板,她该走还是走吧。
  “你叫季洁是吧?”陈思梵突然说话了。
  “是的。”美女惊讶的转过身子,向陈思梵认真的点头。
  “我看过你的履历,华清大学商业管理硕士毕业。你很有才华,是林虎的女人吗?”陈思梵淡淡的问道。
  “不是的。”美女的脸红了,羞涩的低下了头。
  “林老板很喜欢我,但他不是好人,我没法和他在一起。天龙集团是楚州第一,资产上百亿,我在他身边做秘书年薪五百万,这么好的工作,我离开了以后很难找到。所以一直和他斡旋,想着能赚点钱就赚一点。”
  “一个月内,我要看见天龙集团出成绩。”陈思梵说。
  “哈?”季洁眨了眨眼睛。
  “我陈思梵不缺钱,买下天龙集团,只因为这是我父母的心血。从今天开始,你做天龙集团的总裁,我给你年薪五千万。”
  陈思梵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电话,站起来便走了。
  下午时,陈思梵去了楚州慕家。
  十年前,慕家是楚州一个很有实力的二流家族。陈思梵的父亲与慕天风是生死好友,他和慕天风的女儿慕诗语从小便订了婚约。后来陈思梵的父母被人逼死,他去慕家求助,不但没得到慕家的帮助,还收到了慕家的退婚书。
  站在慕家门口,陈思梵看了看手中已经发黄的退婚书,心里有些颤抖。他和慕诗语从小一起长大,两个人感情极深。
  他十八岁去海外当雇佣兵那年,慕诗语只有十四岁。
  想不到一晃十年过去了,慕诗语心里还惦记着他,也不知道当年那个小女孩儿现在变成什么模样了。
  陈思梵提着礼物走进慕家时,慕家坐了很多人。慕天风和十年前模样没什么变化,他正抽着香烟和家里人谈事,看见陈思梵走进来手里的香烟掉了。
  “阳儿?”慕天风的眼睛微微发红。
  “慕叔叔。”陈思梵轻轻点头。
  慕家是老太太说了算,慕天风是慕家第三子,性格懦弱,他心里一直支持陈思梵和慕诗语,只可惜十年前他还和老太太住在一起,想帮助陈思梵有心无力。
  现在看见陈思梵突然来了,心里的震惊何止天翻地覆能够形容。
  “陈阳?”看见陈思梵来了,沈柔也是微微一愣。
  她是慕天风的老婆,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了,长相仍然极好,身段曲线优美,穿着优雅。
  家里另外还坐着两名女孩儿和一名男生,一个是二女儿慕诗语,陈思梵的订婚妻子。另一个叫慕蓓蓓,陈思梵未来的小姨子。
  男生陈思梵不认识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狼行文学]回复数字“180”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  “阳儿,一晃十年了,你去哪了?我一直在打听你,当年没法帮你,心里好后悔。”慕天风赶紧踩灭了地上的香烟,快步向陈思梵走来,一把将陈思梵紧紧搂在了怀里。
  慕诗语也站了起来,看着陈思梵的美目写满了激动。
  她是个大美女,长相精美,身材极品,穿着一条淡蓝色的长裙,皮肤雪白,柔美的黑色长发微微挽着,云峰高耸,一双修长的玉腿在裙下若隐若现。
  陈思梵隐约还记得慕诗语的模样,没想到她出落得这么漂亮了。
  此等美女只是看一眼便觉得赏心悦目,更别提娶来做老婆。
  “慕叔叔,这十年我过的很好。”陈思梵微笑着抱住了慕天风。
  “你瘦了,也更精神了!”慕天风笑着拍了拍陈思梵的肩膀。
  “慕叔叔也不错。”陈思梵微笑。
  “咳咳咳!”沈柔突然大声咳嗽了起来。
  她用力的拍起了茶几,用眼睛狠狠瞪陈思梵和慕天风。
  十年前慕家与他退婚,始作俑者为慕家老太太,沈柔也是支持者。没有人知道陈思梵这些年去了哪,她只以为陈思梵没有父母照顾,家里的财产都被亲戚们瓜分光了,现在根本配不上她们慕家。
  他这未来岳母也是个势利泼辣的狠角色。
  “谈正事呢!”沈柔说。
  “对了,我们现在正在开会。阳儿,你对天龙集团也很了解,坐下来帮我们参考参考。”慕天风笑着说道。
  “天龙集团怎么了?”陈思梵问。
  “我们家的事你还不知道吧?”慕天风脸上露出苦色,带着陈思梵坐在沙发上,“慕家这几年不行了,老太太听说天龙集团换了掌门人,被一个叫陈思梵的收购走了。”
  “那个陈思梵很有实力啊,一出手就拿出五十亿给天龙集团还了债,新任总裁季洁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。我们想着能不能和天龙集团合作一波,从天龙集团手下要点项目,天龙集团资产上百亿,手指缝里流出点小项目,就能帮慕家崛起了。”
  “诗语,蓓蓓,你们到底有没有信心和天龙集团合作?”沈柔问。
  “天龙集团是楚州第一,资产上百亿,新老板背景神秘,以前的林虎就很不好接触了。陈思梵必定是哪个家族来的超级富二代,不是我们慕家这种小家族有资格对话的,我没有信心。”慕诗语轻轻摇头。
  “我大学还没毕业呢,二姐都没有信心,我更没有了。”慕蓓蓓说。
  “真是两个废物!”沈柔恶狠狠的说。
  慕诗语轻轻咬住了嘴唇,慕蓓蓓也是低下头摆弄起裙摆。
  “哎,天龙集团换了新老板,想与天龙集团合作的企业如过江之鲫,如果我们现在拿不到合同,以后更没有机会了。”慕天风轻轻叹口气。
  “更可怕的是,老太太那边,老大和老二两家已经行动了,如果我们拿不到合同,他们却拿到了,便是我们没有能力。那两家人什么德行你们也不是不知道,如果他们踩在我们头上,一定死死碾压我们!”沈柔着急的说。
  当慕家一家人讨论时,陈思梵心里有些吃惊,原来慕家想和他的天龙集团合作。
  这些人收到消息够快的,他上午才拿下天龙集团,下午时便已经商量怎么和新老板合作了。
  慕家虽然无情,但慕天风和慕诗语都对他很好。
  他这次回来会向慕诗语求婚,帮帮慕家也不是不可以。
  “阿姨,如果你们想和天龙集团合作的话,我倒是可以帮帮你们。”陈思梵淡淡的说道。
  ………………
  一家人吃惊的看着陈思梵。
  “怎么了?”陈思梵问。
  “你是什么东西?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?快滚!”沈柔立刻反感的驱赶。
  “哈哈哈,姐夫,你别开玩笑了,天龙集团可是我们楚州第一,新老板更是背景神秘,尊贵无比,也是你有能力对话的?”慕蓓蓓也是大声笑了起来。
  “若是以前的林虎,你说这话我还信,现在换新老板了,别捣乱了。”慕天风摇摇头笑了。
  此刻他对陈思梵有些失望,他不在乎陈思梵富贵与否,只在乎他和陈思梵父亲的感情,若他还喜欢自己的女儿,嫁了便是。
  哪怕他没有钱,招他做一名上门女婿也无不可。
  可惜陈思梵与十年前没什么变化,还是那么幼稚无知。
  罢了。
  只当他是个无知小儿吧。
  慕天风在心里轻轻叹息时,慕家的陌生男生发出一声冷哼。
  这男生叫宋秋,是慕诗语的追求者,家里除了拥有名车豪宅,还有两千万现金,比现在的慕家有钱。
  他心里对陈思梵很不屑。
  看陈思梵一身廉价的运动服,长相年轻,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居然敢口出狂言有信心和天龙集团合作。
  他爸可是天龙集团旗下的包工头。
  这小子是什么东西?
  “就你这德行,还想帮帮我们。”沈柔一脸的鄙夷。
  看见陈思梵被家里人嘲讽,慕诗语微微蹙起秀眉心里有些难过。
  她是陈思梵青梅竹马的妹妹,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,心里一直敬爱着大哥。
  可能陈思梵这些年没有父母保护,在外面被人看不起太久了。怕她的父母看不起,想被父母高看一眼吧。
  吹牛的毛病可不太好。
  要帮他慢慢改正才是。
  这一刻大家心里各有想法,却不知道陈思梵心里更失望。
  他在海外打拼十年,是国际官面和地下势力公认的王者,不但实力强横,在海外拥有私人武装三十万,这些年为许多小国打仗,寻宝,手下拥有金矿、油田无数。
  买下天龙集团,只因为那是他父母的心血。
  他好心帮助慕家,却没想到慕家不懂得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道理。
  陈思梵索性闭起眼睛不管了。
  “阿姨,这小子没资格和天龙集团合作,我家可以。”宋秋燃起一支香烟笑了,“你别着急,这次我来你们慕家,就是要帮你们与天龙集团合作的。”
  “你能行?”沈柔侧目。
  “你可别忘了,我家和天龙集团合作多少年了,一直都是天龙集团旗下的包工头啊。”宋秋笑着说。
  陈思梵睁开眼睛,看了宋秋一眼。
  他以前家里还掌管天龙集团时,没听过宋秋这号人物,估计是林虎抢了他家公司后用的宋秋。
  林虎已经因为涉恶被带走了,宋秋家里能和林虎玩到一起,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  “林叔在的时候,一直是我们宋家的金主。新总裁季洁,跟我们也是有来往的。幕后老板我们不认识,想帮你们和天龙集团合作还不是几句话的事?”宋秋吸一口香烟。
  “要是能和天龙集团合作,那可太好了。”沈柔捂着胸口说。
  “阿姨,我喜欢慕诗语啊。”宋秋大声说道。
  “如果你能帮我们办成这件事,我会好好考虑你的。”沈柔向慕诗语看来。
  “妈,我不想嫁人。”慕诗语轻轻摇头。
  “没用的东西,还想着他呢是不?”沈柔立刻生气了,食指指着陈思梵的鼻尖,“我都说了多少次了,我们和陈家已经退婚了,你与这小子现在没关系了。”
  “听不懂话是不?”
  “既然有过婚约,便不能轻易悔婚。”慕诗语说。
  “他穷!”沈柔说。
  “悔婚这件事,只是你和奶奶同意了,我和父亲还没有同意。”慕诗语咬住了嘴唇。
  “顶嘴是不?”
  啪的一声,沈柔抓起茶杯狠狠摔碎在地上。
  慕蓓蓓顿时被吓了一跳,慕天风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。
  慕诗语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儿,从小到大没与人争吵过,很少被父母凶。看见沈柔气得摔碎了茶杯,她委屈的扁起了嘴巴,好看的双眼皮也是变得粉红。
  模样楚楚可怜。
  陈思梵心里微微一紧。
  “阿姨,和诗语结婚的事好说,你先别急。我可是很喜欢诗语呢,你别把诗语吓到了。”宋秋笑了,熄灭手中的香烟劝道。
  “从诗语十六岁时开始,多少个豪门抢着与我们慕家联姻,她都不同意。现在我们慕家没落了,提亲的没了,她倒好,还死脑筋,惦记和陈家的订婚不放。”沈柔轻轻叹口气。
  “这才能说明诗语专一、优秀,如果谁能得到诗语这大美女,什么人都抢不走。你放心吧,我有耐心,我一定会追到诗语的。”宋秋说。
  “宋秋啊,追我家诗语这些公子,我挺看好你的,这件事麻烦你多上点心,交给你了。”沈柔语重心长道。
  “阿姨,你放心,这件事我一定办好。”宋秋笑着站了起来。
  天龙集团换了新老板,楚州的商人们都敏锐的察觉到,楚州商界要进行一次洗牌了。只要谁能与天龙集团合作,必定飞黄腾达。
  宋秋家里之前一直与林虎合作,现在换了新老板,他家能不能合作也没信心。
  他想着先得到慕诗语再说。
  离开时,宋秋整理了一下西装,冷冷的看了陈思梵一眼,“垃圾!”
  陈思梵面无表情的坐着不说话。
  “老婆,这件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,不能指望宋秋。”慕天风想了想说。
  “不指望宋秋,你上?”沈柔目光向陈思梵带来的礼物看去。
  沈柔一共有三个女儿,大女儿叫慕无双,和陈思梵同龄,已经嫁人搬走了。陈思梵这次来慕家,一共带来了五件礼物。
  分别是九眼天珠一串,宝石项链一条,三块价值千万的百达翡丽手表。
  他口袋里还揣着一枚钻戒,随时向慕诗语求婚。
  “一堆地下城买来的破烂,也好意思送给我们。花岗岩手串,假宝石项链,高仿手表。”沈柔以玉指将一件件礼物拎了出来,一脸的嫌弃。
  “老婆,你过分了吧。陈阳已经十年没回来了,这些可都是他的心意。”慕天风快速抢来九眼天珠手串,在手上盘了起来,“阳儿,几百块钱买的?”
  “不贵,八十八。”陈思梵的眼角牵扯了一下。
  “破烂东西。”沈柔看一眼宝石项链,顺手扔在了茶几上。
  “谢谢你的礼物,我很喜欢。”慕诗语拿起手表戴在了柔弱的腕上。
  慕蓓蓓以为陈思梵买的是高仿,看不上,把陈思梵给她和大姐买的礼物一起塞进了茶几抽屉里。
  “对了,陈阳这些年在外面苦坏了吧?刚回来应该还没有地方住,不如住在家里吧。”慕天风说。
  “你疯了吧?”沈柔说。
  “他是我未来女婿,住我们家有什么。”慕天风说。
  “谢谢慕叔叔的好意了,我有地方住。”陈思梵站了起来。
  “你住哪?”慕天风问。
  陈思梵微笑不语。
  沈柔一直不喜欢陈思梵,认为陈思梵穷,看见陈思梵要走了,心里巴不得。她赶紧站起来,趁热打铁道,“对啊,人家陈阳可是大人物,要帮我们和天龙集团合作呢。他这么厉害的人,怎么可能没有地方住?”
  “老慕,你就别为难人家了,人家在外面可有大别墅,看不上我们这小洋房。”
  “叔叔、阿姨,我先告辞了。”陈思梵特意看了慕诗语一眼,向外面走去。
  慕诗语家住的是小别墅,房间不多,看见陈思梵要走了,一家人都出来送。沈柔不太想送陈思梵,跟着大家走出来时小声说,“本事没多少,架子倒很大。”
  陈思梵只当听不见她说话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狼行文学]回复数字“180”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  “真要走了吗?要是你有困难跟叔叔说,住在家里也是没问题的。”慕天风站在门口有点不舍。
  “慕叔叔,如果我有困难会告诉你的。”陈思梵微笑。
  当陈思梵站在门口和慕天风说话时,一辆白牌军用吉普车快速开了过来,停在了慕家别墅门口。
  “将军,请你和我回战区一趟。”